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方的博客

真诚待友,相互往来,团结友爱!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,尽力演好生活中的每一天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中医治愈奇病集成正文35  

2017-07-09 17:40:30|  分类: 偏方验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大山深处《中医治愈奇病集成正文35》
中医治愈奇病集成正文35

前阴流白粉

[病案]张某,,4岁。 19621124日初诊。患儿腹泻二天,初期小便清利量多,1116日上午突然前阴流出白粉,色如刷牙粉,自此尿量减少,以至全无,但泄泻仍不止,大便不臭。四肢厥冷、口唇黧黑。舌苔淡白,脉沉微无力。

[治则]温中,补阳。

[方药]潞党参6,白术4.5,茯苓3,炙草2,淡附片3克。3剂病愈。(见《新中医》1977年第1)

[评析]患儿腹泻大便不臭,口唇黧黑,手足厥冷,此为阴寒骤中,属中焦阳虚不适,前阴流出白粉状,是中焦阳虚寒凝影响膀胱输布,故用温中补阳之法,用附子理中汤治疗,收到良效。(李祥云)

新生儿无尿

[病案]宋某,,4天。19791124日初诊。患儿出生后4天无尿,曾多方医治无效。患儿无发热、无呕吐,发育良好,惟小腹微胀。

[治则]辛温透散,通阳利尿。

[方药]生大葱去叶留白及须根约60,生姜15,共捣烂成饼状,放锅内加热,洒酒水少许以助蒸气,翻炒至甚热取出,放手巾上包好外敷“关元”穴,用后一小时身出微汗,大量尿液排出而愈。(见《新中医》1980年第6)

[评析]葱姜均辛温走散之品,二者合用增加疗效。患儿出生后四天无尿,阳气不振,膀胱气化失司,用葱姜炒热外敷,可通阳化气,振奋膀胱而达到通利小便的目的。(李祥云)

黑尿病

[病案]陈某,,5岁。1982422日初诊。小便黑色,状如烟灰漏水之黑色,无淋涩阻滞之象。尿常规检查:蛋白(+),红细胞(+++),白细胞(+),拟诊为急性肾炎收入病房。入院后次日黑尿加深伴低热,食少心烦,用中西药治疗一周,重新化验小便,蛋白、白细胞均又增加,并出现管型(+),家属信心不足遂出院请中医治疗。症见面色萎黄,头发汗湿如洗,面目微肿,神疲乏力,手足心热,口干不欲饮,苔薄黄微腻、脉细。检查小便仍为黑色。

[治则]滋阴清热,利水通淋,活血散瘀。

[方药]猪苓10,泽泻10,滑石10,茯苓10,阿胶10(烊冲),琥珀3(研细分吞)。服2剂后低热退、头汗止,尿色由深黑转淡,大见功效。效不更方,原方又服2,尿色转红黄,镜检仍见红细胞(++),白细胞少许,故上方去琥珀加仙鹤草15,白芍10,藕节10克。服6,小便转清长,诸恙悉除,多次尿检正常,病愈。(见《辽宁中医杂志》1983年第1)

[评析]黑尿病临床少见,多认为与遗传有关,今患儿小便黑色,状如烟灰之漏水,小便时无淋涩阻滞之象,患者伴有低热,手足心热,分析脉症此属湿热蕴结膀胱,瘀热互阻,络伤血瘀所致。小便色黑为瘀血出血之故,患儿头汗出为湿热上冲,口干不欲饮,苔黄腻为湿热中阻,故应以滋阴清热、利水通淋、活血散瘀为治,方用胃苓汤出入,加用琥珀利水通淋活血散瘀,故药见效机,后因尿中红细胞不减,故去琥珀加凉血止血之剂,而收全功。(李祥云)

排尿晕厥

[病案]王某,,12岁。患者常在夜间排尿晕倒,数分钟即醒来,不抽搐,无流涎。眩晕乏力,全身发冷,面色萎黄,记忆力减退。苔薄白,脉细。追问病史,现有手淫史。

[治则]益气健脾,固肾止眩。

[方药]太子参15,黄芪15,山萸肉10,芡实10,益智仁5,生龙骨15,生牡蛎15,莲须10,生地10,熟地10,当归10,金樱子10克。服6剂夜间排尿只眩晕,未晕倒。嘱杜绝手淫,又服24剂病愈。随访二年未复发,发育良好。(见《山东中医杂志》1987年第4)

[评析]患者年少,频繁手淫,肾气不足,肾藏精,通于脑连于髓,髓海不足,每当患者小便之时,气机逆乱,中气下陷,清阳不振,脑海空虚,发生晕厥。患者体弱乏力,面色萎黄,脾肾双虚,今以九龙丹加味治疗,健脾滋肾,益脑固脱,药已中的则病愈。(李祥云)

婴儿蒙被缺氧综合征

[病案]章某,,2个月。系第一胎足月难产而生。1983126日就诊。患儿于十天前夜间在摇篮内睡觉,外围厚棉被,内加热水袋,头上盖有小包被。黎明前家长揭开被子时见热气蒸腾,孩子大汗淋漓,面色难看,呼吸困难,两眼上翻,急送当地医院抢救,直至下午2时眼睛才能转动,傍晚方出现微弱的哭声。嗣后,发热时轻时重,最高时可达40.5,常有惊跳,抽搐,呼吸憋气,住院八天,经降温,止痉,抗感染,补液等治疗,效果欠佳而转某医院,诊断为蒙被缺氧综合征,经西药治疗无效,请中医治疗。诊见患儿面色苍黄,嗜睡状态,神志恍惚,发热未退,体温39.2,有时呼吸憋气,惊跳,口唇干裂,颈部软,无抵抗,舌质红、少津,舌苔黄燥。化验:白细胞10.5×10/L(10500/立方毫米),中性34%,淋巴62%,单核4%,X线:胸部透视无异常。

[治则]清热熄风,顾护阴液。

[方药]紫雪散3(6分装),每服半支,一日3,汤剂:生地10,生石膏20,知母6,元参10,麦冬10,青蒿8,银花10,甘草2,鲜竹叶10片。2剂。服药第2天即不发凉,憋气亦明显减少,尚有微热,第三天热退惊止,呼吸平稳,未见憋气,口唇红润,吮乳大增。其后体温一直正常,诸症悉除,未见反复。417日追访,发育良好,精神活泼。(见《中医杂志》1983年第10)

[评析]婴儿蒙被缺氧综合征是张钟灵氏提出的病名,指出在冬季由于婴儿蒙被睡眠,衣盖过暖,包扎过紧或放在炉旁,会引起高热,惊厥,多汗,呼吸困难,甚至昏迷,死亡。本病可归同“小儿惊风”范畴,婴儿蒙被睡眠,密不通风,氧气缺少,被内热气熏蒸,致使体内蕴热,小儿脏腑娇嫩,经脉未盛,“肝常有余”,热盛则易引动肝风;神气怯弱,则易于内陷心营,故临床上壮热、惊厥,昏迷互见。本例用紫雪散的清热镇痉,醒神开窍之功以治疗高热、惊厥、神昏较为适当,但虑及患儿病已10,肝风心火,交相煽动,真阴亏损已显,出现口唇干裂,舌质干红,苔黄燥等,故加用上述汤剂,一方面加强清热解毒之功,另一方养阴壮水,以柔济刚。成药与汤剂相得益彰,因此疗效堪称满意(马荫笃)

乙型脑炎后遗症(暑温)

[病案]马某,,7岁。19691110日入院。发热不语,项强四肢挛缩已二个月。病儿于1969918日因高热住某医院,诊为“乙型脑炎”。经用抗生素和中药治疗后,可以进食,但不会说话,时有抽搐发热,故收入院。体检:极度消瘦,头后仰,口角向左侧偏斜,四肢挛缩,心肺及腹部正常。诊断为乙型脑炎后遗症,邀中医会诊。诊见患儿不能言语,四肢筋脉拘急、项强,角弓反张,形瘦骨立,大小便失禁,痰多,发热,体温38.4,舌绛无苔,脉细而数。

[治则]养阴清热,化痰熄风。

[方药]元参9,生地15,麦冬9,石斛9,生甘草6,金银花9,板蓝根15,胆南星9,九节菖蒲3,钩藤15(后下)。每日一剂,水煎取150毫升,分三次鼻饲。服6剂后患儿较前有好转,可回答简单字并有不协调的翻身动作,左手五指已能伸开。以后根据症情变化,上述方药略有加减,调治约一月。因病情明显好转,尚待恢复,故停服中药,改用电针,治疗二周。于1970121日痊愈出院。(见《中医杂志》1983年第10)

[评析]乙型脑炎一病,多属中医“暑瘟”,“暑痫”、“暑风”的范畴。由本病所产生的后遗症,祖国医学认为,多因发病期间热毒炽盛或治疗不当,致津液受灼,营阴不足,从而心、肝、肾脏之阴精大伤,瘀阻经络,筋脉失养,或余热未清,痰浊留阻所致。本案乃属余热未清,阴伤痰阻,筋脉失养,虚风内动。故治以养阴清热,化痰熄风,方中增液汤,石斛重在养阴;金银花、板监根,生甘草清热解毒;胆南星、九节菖蒲化痰开窍,钩藤平肝熄风。治疗月余症情明显好转,后增入补气健脾,舒筋活络之品,以调理善后。(马荫笃)

乙胺嘧啶中毒后遗症

[病案]唐某,,22个月。1972725日诊。1973710日中午因误服乙胺嘧啶25片中毒,遂入某医院,经七十二小时的抢救,患儿基本脱险,但清醒后双目失明,听力减退,失语,哭闹不安,神志失常,动作特多如同舞蹈,咬人咬牙。即去某医学院诊治,经神经科检查为中毒性球后视神经炎,给以维生素B1治疗无效,请中医治疗。经检查:脉象细数,指纹紫红,舌质红无苔,心肺正常,肝脾未触及。

[治则]滋阴清热,镇肝安神。

[方药]生熟地9,银花9,钩藤9,细黄草9,蝉衣9,生百合12,山萸肉15,硃麦冬6,天竺黄6,元参6,生白芍4.5克。服上方10剂后已有好转,烦躁减轻,手足已不甚舞动,其它脉症同前。遵前方出入,药用生百合15,银花15,柏子仁15,珍珠母15,夏枯草15,生熟地12,钩藤12,硃茯苓9,净萸肉9,元参9,细黄草9,蝉蜕9,天竺黄6,生白芍6,五味子4.5,生甘草4.5克。服上方6剂后,大有好转,已能说单音语言,双目视力已有恢复,已能行走,精神稍有急躁,脉象细数,指纹紫,舌红苔薄白,此乃阴复邪退之象,照上方去细黄草,加龟版胶6,二日服一剂。19731024日复诊:听力恢复,开始学说话,已能跑。视力已恢复正常。1974412日复诊:患儿语言已恢复正常,肢体活动也已正常,体重增加,面色红润,检查时知道合作,意识尚好,记忆力正常,脉象细缓,舌苔薄白而告痊愈。(见《新医药学杂志》1976年第1)

[评析]本案是乙胺嘧啶过量中毒引起的高热灼阴,导致肺、肝、肾、心阴亏阳亢所发生的疾病。本病经西医治疗无明显效果,但经中医学辨证施治,滋阴清热,肝主筋,肝阴得养,筋脉得以濡养,胡抽搐止,肝开窍于目,肝阴复,目得血养,则目明。滋阴则肾阴复,肾开窍于耳,故耳能听,五脏之阴得以滋生,则脏腑功能正常。另用镇痉安神治疗后,病儿安静、神志恢复正常。(马荫笃李祥云)

变应性亚败血症()

[病案]侯某,,9岁。于197395日因高烧六天不退入某医院。入院后体温一直波动在3841℃之间,持续36小时,可自行退热。数小时后,体温又复升高,每天发作23次。高热时全身出现团块状荨麻疹,以手背为甚,伴关节疼痛,热退时荨麻疹即消失,关节疼痛也减轻。抗菌素无效,大量激素有效,但减量时体温即回升。1973914,以变态反应性亚败血症又转入某医学院附属医院住院,并经几家医院会诊一致诊断变态反应性亚败血症,并拟氯喹、环磷酰胺、水杨酸制剂、激素等药物交替使用,同时配合中药治疗,但终未根治,每年复发。从19739月~197712月先后住院六次。因病未根除,加之西药的副作用,故请中医治疗。检查患儿体温39.1,时烦躁,面部浮肿,两颧红赤,头发稀疏枯黄,咽部轻度充血,口干而苦,渴喜冷饮,纳差,夜寐不安,小溲黄赤,大便干结,二日一行,关节疼痛,肌肤散见黄豆大小红疹,色紫赤,舌红赤,尖绛,苔黄厚、干燥,脉洪数。

[治则]清热解毒,凉血散瘀,佐以滋阴。

[方药]黄连30,黄柏15,黄芩15,栀子12,银花30,连翘15,蒲公英30,丹参30,丹皮15,玄参30,麦冬15,生地30,牡蛎60(先煎),生军10(后下),玳瑁3(研细末冲服)。服上方5剂后,发热次数从每日34次减至12,发热持续时间从23小时减至1小时左右,体温不超过39,纳食稍增,口干好转,关节疼减,大便通畅,舌红,苔黄,脉弦数。已停服西药。守上方去生军加板蓝根30,再服8剂诸症均治愈,以后服六味地黄丸一个月调理之。随访5,未见复发,血象正常,发育,智力均正常。(见《中医杂志》1983年第7)

[评析]变应性亚败血症又名过敏性周期热,其发病原因未明,西药抗菌素对本病无效,激素治疗有效但易复发。本例每年8月发病,其时正值盛夏季节,火热当令,暑气内迫,患儿体内调节无力,每致火热内盛化毒为病,总属温病范畴。根据中医辨证施治的原则,抓住火毒内盛充斥三焦,累及营血的病机,用大剂黄连解毒汤加味,清热解毒,直折火势,增液汤滋阴清热,合清营凉血散瘀解毒之玳瑁等,则火毒得去,阴阳平复,诸症自熄。前医也有用犀角地黄汤加清热解毒药治之者,但药味甚少,药量平平,杯水车薪故罔效。本案虽屡用苦寒重剂,却无伐胃,化燥之弊,效如桴鼓,顽症治愈。(马荫笃)

变应性亚败血症()

[病案]张某,,6岁。1977723日入院。患儿一月前出麻疹,高烧八天,神志清楚伴全身关节酸痛,以两膝关节明显,入院后体检:体温39.3,脉搏104/,呼吸24/,两颌下触及黄豆大小淋巴结数个,肝大1.5厘米,测血象:白细胞23×10/L(23600/立方毫米)中性84,淋巴16%,血沉126毫米/小时,给予抗菌素及小剂量激素对症治疗及中药治疗八天无效。热型呈间歇热,体温波动在37.539.5℃之间,在发热时患儿有一过性皮疹,呈散在点状红色丘疹,压之褪色,主要分布在颜面、手掌,有时伴有腹痛,测肥达氏反应、胸片、脑积液、大小便均正常,诊断为变应性亚败血症,给予大量的强的松加保泰松,患儿一度好转,体温恢复七天又出现高热,症状同前,血培养三次均阴性,骨髓培养二次,后一次见有金黄色葡萄球菌生长,遂按败血症处理,尽管用了大量抗生素,但仍高热不退,测白细胞高达68×109/L(6800/立方毫米),因治疗二月余未愈请中医治疗。患者体温仍为39.6,神清消瘦,面色萎黄间灰黑,卧床不起,颌下仍可触及多个黄豆大小淋巴结,全身肌肉,关节疼痛以膝关节明显,触及疼痛甚剧,但无红肿,畏寒,手冷不温,大便清稀,小便清长,舌淡稍胖,苔中厚白薄微腻,脉沉细而紧。

[治则]温经散寒,表里双解。

[方药]净麻黄4.5,炒白芍6,生黄芪9,制川乌3,防风9,红花4.5,生甘草1.5克。服2剂后稍有汗出,手足转温。再服3,诸症均愈,血白分、血沉均恢复正常。见后随访未复发。(见《新中医》1980年第4)

[评析]患儿持续性间歇热,一过性皮疹、关节痛、肌肉痛、琳巴结肿大、肝肿大、腹痛等临床表现,血沉增快,白细胞升高,血培养阴性,骨髓培养阴性(后一次培养疑为污染),经抗生素、激素治疗不见好转,此为特点,故而诊断为变应性亚败血症,该患者如按暑温辨治疗,若用苦寒泻火剂则事与愿违,应注意手足冷、畏寒、尿清长、舌淡苔白、脉沉细紧等寒象,寒湿侵袭肌骨,以寒偏盛,脉络阻滞所致寒痹症(即痛痹),治疗应用大辛大热法用乌头汤加味,故而获得良效。(李祥云)

重症肝炎类白血病反应

[病案]曾某,,12岁。1975106日入院。目黄、肤黄、尿黄四天。始病晨冷、发热,翌日纳呆、厌恶油腻。目黄、尿黄,服茵陈蒿汤治疗三天,病进症重。素体健康,家族中无类似病史。体温37.8,目肤橙黄,肝大3厘米,质中偏软,苔黄腻,脉濡缓,余无特殊。血红蛋白70/L(7%),红细胞3.85×10/L(385万垃方毫米),白细胞7.5×10/L(7500/立方毫米),中性68%,淋巴32%,尿浮黄,尿蛋白、镜析、隐血均阴性,尿三胆试验(廿),黄疸指数100单位,凡登白直接、间接反应(++),麝浊10单位,锌浊18单位,谷丙转氮酶200单位(纸片法),超声波肝肋下3厘米,较密2级微小波、胆正常。进院后予保肝治疗,并加维生素K1,氢化可的橙静滴,青霉素、链霉素治疗,还给予能量合剂、肌苷静滴,输鲜血100毫升等支持疗法,但仍高热至39.540,意以朦胧,烦躁痉厥,频繁恶心,进食呕吐,腹膨便溏,针眼溢血难止,皮肤瘀点、瘀斑增多,测血白细胞27.5×109 (27500/立方毫米)。西医诊断,重症肝炎类白血病反应。因治疗收效差,急请中医治疗,中医诊断:“急黄”。

[治则]泻火解毒,清热利湿,凉血止血。

[方药]黄连4,黄柏4,栀子4,郁金4,洒大黄4,丹皮4,犀角5(先煎),茵陈9,败酱草8,生地6,早莲草6,赤芍3克。配合输血100毫升,10%葡萄糖500毫升加精氨酸和维生素B1、维生素C、维生素K1,静脉点滴,黄连素2毫克足三里双侧封闭,板蓝根、田基黄注射液肌注。经七天治疗并小量输血三次,黄疸和皮肤瘀点、瘀斑明显减退,食欲增加,精神好转,能起床玩耍,体温在36.537.5,肝肋下1.5厘米,质中偏软,脾肋下2厘米,黄疸指数90单位,凡登白直接、间接反应(+),麝浊8单位,锌浊15单位,谷丙转氨酶120单位,红细胞3.7×10/L(370/立方毫米),白细胞9.6×10/L(9500/立方毫米),中性60%,淋巴40%,嗣后以田基黄注射液,西药保肝治疗以及中药茵陈6,板蓝根6,败酱草6,茯苓6,郁金4,猪苓4,泽泻4,白术5,生黄芪5,黄精5,早莲草5,煎汤内服。共治疗二月余,血常规,肝功能,肝脾超声均正常。(见《中医杂志》1982年第9)

[评析]本例起病急,黄疸出现早,高热,有意识障碍,肝肾综合征等表现,肝功能损害,病危之际肝脏缩小,重症肝炎诊断成立。经护肝、对症、抗生素等治疗,病情继续进展,末梢血。象白细胞高达27.5×10/L(27500/立方毫米),中性84%,并见幼红细胞,中毒性颗粒,此非感染之症,故停用抗生素,按祖国医学“急黄”,湿热炽盛,湿从热化,郁而化火,毒邪内陷营血辨证论治,选黄连解毒汤泻火解毒,犀角地黄汤凉血止血;茵陈蒿汤清热利湿,并用板蓝根、田基黄针剂肌注,共奏清热利湿,泻火解毒,凉血止血之功,配合西药支持疗法,一周内白细胞计数恢复正常,化险为夷。(马荫笃)

蕈中毒

[病案]张某,,12岁。1971831日初诊。误采食野蘑菇中毒,吐泻交作,口臭便秽,世下昼夜达十数次。

[治则]宜解毒为先。

[方药]姜半夏9,姜竹茹12,陈皮6,生甘草9,绿豆衣30,藿香6,玉枢丹3(2次吞服)。服药3剂后,呕吐已停,口臭已瘥,泻下亦好转,便已成形。乘胜递进,原意再续:姜竹茹12,枳实6,橘白9,姜半夏9,茯苓12,白术9,盐橄榄1,甘草6,玉枢丹1.5(吞服)。服3,病愈。(见《上海中医药杂志》1981年第12)

[评析]本案因误食野蘑菇中毒所致的吐泻不止。其治疗主要以较大量的玉枢丹辟秽解毒,绿豆以助解毒之力,辅二陈加藿香和胃气,盐橄榄为治疗急慢性肠炎的民间土方。结合用之。既去秽浊,亦除胃肠之炎症而获痊愈。(黄宣能)

外科

顽固头疮

[病案]陈某,,68岁。1982926日就诊。头部疮疖已半年,屡用祛风清热解毒之剂和抗生素乏效。疮疖多不胜数,夜不能寐,脓水粘稠,痒痛难忍,偶有发热,纳差,口苦,舌红、苔薄黄、微腻,脉细滑略数,重按弦劲。细察脓水并无恶臭,自言有头部胀痛眩晕,询知素有高血压病。

[治则]平肝潜阳,佐祛风清热解毒。

[方药]怀牛膝15,生龙骨15,银花15,生牡蛎30,石决明30,蒲公英30,生白芍10,川楝子10,荆芥10,防风10,野菊花10克。5剂后,脓液大减,部分已趋结痂,舌红苔薄糙,脉弦滑而劲,手、足掌红赤,自述有无形之气透掌而出,似为风湿热毒透泄之象。前方去野菊花、蒲公英、荆芥、防风、石决明,加细生地15,女贞子15,酸枣仁10,生麦芽10,蜈蚣2条。4剂后,尚剩疮疖2,余均脱痂,又服4剂告愈。(见《浙江中医杂志》1983年第4)

[评析]本案由于肝阳上亢不平,致湿毒蕴结难解,故以往纯用清热解毒之剂无效。因患者有高血压病,改用平肝潜阳,清热解毒,后复加用蜈蚣搜剔,以祛顽风痼毒,遂收良效。(吕志连)

脑疸

[病案]王某,,27岁。19801010日就诊。项后发际处经常患有小疖肿,此起彼愈,反复不止,二十天前忽有一疖肿变大,红、肿、热、痛较甚,某院予仙方活命饮加减,外敷如意金黄散,并西药抗生素肌注。三天后成脓,切开引流,然久而不愈,且左旁又起一肿块,疼痛难忍。检查:颈后天柱穴处有一直径6厘米左右肿疡,红肿灼热明显,按之不软。夜不安眠,下腹拘急,小便微黄,大便燥,干结,腹部脐下两旁压痛明显。舌质红有瘀点、苔黄脉滑数。

[治则]清热解毒,通里攻下。

[方药]桃仁15,芒硝10(),生大黄12,桂枝6,生甘草10,蒲公英18,紫花地丁15,同时用蒲公英煎水外洗,1剂后疮处疼痛大减,当夜安眠,2剂后肿退红消,小腹急结疼痛减轻,泻下干硬粪便一次,3剂后局部红肿全消。尔后,原方加减2剂而愈。(见《中医杂志》1981年第7)

[评析]本病之发,系血热之毒瘀结于膀胱之府,而碍膀胱经气之畅达。血热之毒壅遏不得行,“热盛则肉腐”,变生疮疡,生于颈后足太阳经天柱穴处。脑疸为病之标,而膀胱蓄血为病之本。根据“上病治下”,故投以桃核承气汤加味治之,并以蒲公英煎汁外洗,使瘀热毒邪下达,膀胱经气得畅,脑疸随之面消。(吕志连)

对口疽(脑疽毒陷症)

[病案]马某,,60岁。197310月初诊。项后发际处生一疽,经治不愈,并继续扩大,一个月后不能起床活动,疽肿范围上到右项,下至大椎,两耳后皆肿近腮,痈肿中心有直径4厘米溃疡面,脓汁较少,凡肿部皆呈极硬状。精神萎靡,昏迷嗜睡,不觉疼痛。胃纳不佳,二便正常,面色油样发黄,口干不渴,苔白,脉来弦数无力。

[治则]益气清解,托里消毒。

[方药]人参15,白术15,茯苓20,当归20,甘草15,川芎15,白芍20,桔梗15,白芷10,皂刺10,金银花25,肉桂10,黄芪25克。疮疡周围外涂冲和膏,在溃疡疮面敷玉红膏。经用上述方法处置一周后,疮面四周肿胀消退,在枕骨节下至大椎及两侧耳后出现深裂口,裂口周围,肌孔脱蒋,最后大面积脱掉,腐肉、筋膜、血管及肌肉暴露于外。考虑病久体虚,内服方药黄芪改为50克。上述方法治疗二个月,疮面收口长平,痊愈。(见《老中医医案选》,黑龙江科技出版社)

[评析]脑疽症又称“对口疽”,发于项后,老年患此病若治疗不当,极易恶化。本例病势极重,已趋于毒陷,经积极抢救后转危为安。方用托里消毒散加肉桂内服。因其正气已衰,不能托毒外出,故重用人参、黄芪,加肉桂者,不独为其能温经散寒,而更取其以助气血之生化,气血得充则自能驱邪外出。另外,脓汁较少,此为正气不足,血虚不充之象,故在重用黄芪加速生肌排脓之际,加用肉桂可酿脓拒邪,加速腐肉脱落,露出筋膜。但因疮面过大,需辅以外治法;用冲和膏、玉红膏,以利围脓长肉,使新组织从四周向中心延伸。此法用于大面生肉芽积有脓的疮面,不但毒邪不能入侵,而且可使肉芽迅速生长,促进伤口愈合,疽肿痊愈。(马荫笃)

口唇溃疡(唇风)

[病案]刘某,,67岁。19815月就渗。一年前下唇裂一小口,渐成一1.5×1.5厘米大小的溃疡,凸凹不平,疼痛流水,下唇不时润动。曾用多种抗生素类软膏等治疗均无效。平时烦躁口渴,便秘溲赤,舌质红,苔黄腻,脉洪数。

[治则]祛风,清热解毒。

[方药]防风25,荆芥25,当归25,白芍(酒炒)25,连翘25,焦白术25,川芎25,薄荷25,麻黄25,栀子25,桔梗25,黄芩50,石膏50,生甘草100,滑石150克。共研粗末,混匀,泛丸,每服25,每日3次。另外敷黄连膏,其组成是:黄连15,当归尾25,生地50,黄柏15,姜黄15,用香油600克将上药炸枯去渣,下黄腊120,溶化后以柳枝搅匀,候凝为度,日涂数次。患者用药二十天溃疡即愈合,以后未复发。(见《中医函授通讯》1982年第1)

[评析]患者平时烦躁口渴,便秘溲赤,苔黄腻,均系胃热炽盛之征。胃热化火上犯口唇而致溃疡,下唇不时润动为风所为。内服药祛风清胃火,除热解毒,又配用清热解毒之黄连膏外敷,使热除毒解而病愈。(李祥云)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