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方的博客

真诚待友,相互往来,团结友爱!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,尽力演好生活中的每一天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中医治愈奇病集成正文50  

2017-07-09 18:21:32|  分类: 偏方验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大山深处《中医治愈奇病集成正文50》

中医治愈奇病集成正文50

 

胰腺囊腺瘤

[病案]  姜某,,24,未婚。 1979920日就诊。自3月份开始腹部胀满,食后加重,尤其食油腻物之后更剧。一月后检查,发现右上腹有鸡蛋大之肿块,建议手术,患者惧怕,故服中药健脾理气、活血化瘀之剂,症状虽减,但瘤日益增大。征得同意在某医院进行手术,术中发现瘤体约6×8厘米,在胰腺动脉上并与十二指肠粘连,因无法手术而来我院就诊。就诊时诉脘腹胀满,嗳气吞酸,肠鸣辘辘,有气体走窜感,上腹疼痛可牵引后背。舌黯红有瘀点,苔少而润,脉沉细。

[治则]行气开郁,活血化瘀,软坚散结。

[方药]柴胡15,清半夏15,黄苓15,桃仁15,枳壳15,香附15,海藻15,昆布15,红花10,桔梗10,夏枯草20,牡蛎35克。服12剂后,腹胀好转,嗳气吞酸已除,包块依然。原方去黄芩、香附,加鳖甲35,莪术15,丹参20,白芥子7克。服10余剂症状大减,但肿块不小。故改用活血祛瘀,软坚散结之剂,用药为黄芪50,当归15,赤芍15,三棱15,莪术15,丹皮15,桃仁15,鳖甲30,红花10,乌药10,鸡内金10,牡蛎40,海藻20,昆布20克。服20余剂,肿块已消一半,按之变软。遂改丸剂缓治,处方为:白术50,枳实50,煅干漆50,大黄50,香附50,穿山甲50,三棱20,莪术20,木香30,青皮30,陈皮30,白芥子30,干姜30,鳖甲80克。共研细末,六曲糊为丸,每次10,每日3,约服半年,症状消失,肿块消失。三年后随访,一切如常,并结婚生一女婴,肿瘤未见复发。(见《新中医》1982年第12)

[评析]患者胰腺囊腺瘤,系由瘀血挟痰搏结为病。病变属少阳经脉所过,先用行气开郁,活血化瘀、软坚散结之剂。方中小柴胡汤(去党参、甘草)和解开郁,香附,枳壳调畅气机,桃仁红花活血祛瘀,海藻、昆布、夏枯草、牡蛎软坚散结。药见效机,但肿块不减,加用活血祛瘀之剂。药后肿块消减约半,改用丸剂缓治,服药半年治愈。(李祥云)

后腹腔脂肪肉瘤

[病案]钱某,,34岁。198062日入院。患者产后四十四天。入院前一天上腹部疼痛加剧、高热、呕吐,入院后用大剂员抗生素治疗,经静脉尿路造影及钡剂灌肠检查,拟诊为后腹腔恶性肿瘤:剖腹探查:有一瘤14×20×10厘米大小肿块,质实偏硬固定,与脾、胰尾及腹主动脉均有浸润。因切除有困难,取活检病理报告:“脂肪肉瘤”。625日中医治疗:身热已退,药疹遍布全身,瘙痒,精神萎顿,头晕,心悸气短,口渴欲饮,纳差便艰,后腹肿块按之坚实,推之不移。苔少质红绛,脉细弦。

[治则]养阴清营,消坚解毒。

[方药]大生地12,北沙参12,大麦冬9,丹皮6,赤芍9,嫩白薇12,夏枯草9,海藻12,昆布12,龙葵15,白英15,白花蛇舌草15,蛇莓15克。上方出入施治,服至10,病情大有好转。B型超声波检查:肿块7×7×6厘米,阴液渐复,舌质红绛已退,但气血未充,而无华色。上方去丹皮、赤芍、嫩白薇,加党参12,炙黄芪12,熟地12,制首乌12,黄精30,以补益气血而养肝肾。服药至1981124,胃肠钡剂复查:胃及小肠无明显推压现象。原方续服,1981年6月20B型超声波检查:肿块3×3×1厘米。随访至今已有一年十个月,患者无自觉症状,无肿块扪及,已恢复工作。(见《上海中医药杂志》1982年第9)

[评析]本病属中医的“癥瘕”范畴。症属病起产后,又发高热,复经手术,气血皆虚,邪热侵于营分,烁伤阴液,本案的治疗,按照张洁古所云:“治积者,当先养正积自除”的观点,采用标本同治,消补兼施,在用药上力求扶正不留邪,祛邪不伤正,取得了较为满意的疗效。(黄宣能)

外阴癌

[病案]马某,,45,19775月初诊。19765月发现右侧大阴唇一疣状硬结,6月溃破。甘肃省医院检查:大阴唇右侧下1/3溃烂,会阴部溃疡为5×4×1厘米,两侧腹股沟淋巴结(+),11月4病理报告:“外阴溃疡,溃疡边缘复层鳞状上皮早期癌”。临床诊断:“外阴癌晚期”。行5000伦琴放射治疗,溃疡收敛至2×1厘米。19772月溃疡又扩展,疼痛加剧,转中医治疗。刻下外阴右侧有10×12厘米之硬性肿块如石,中央有一溃疡3×2×0.5厘米,边缘突起,质硬,凹陷,底平,疼痛难忍。舌淡,无苔、皱裂,脉虚大浮数。

[治则]祛湿解毒,活血和营,扶正祛邪。

[方药]白花蛇舌草120,生苡仁30,僵蚕30,生牡蛎30,重楼15,当归15,黄芪15,白术15,没药9,乳香3, 蜈蚣10,香附12克。每日1剂。服药五个月后,大便失禁,肛门流脓血,原有癌肿已部分变软和消退。但已浸润扩展至肛周,距肛门3厘米之右侧发生第二处溃疡,约为4×3×2厘米,距肛门5厘米处之左侧发生第三处溃疡,2×2×1厘米。面色枯黯,不能起床,纳食不进,脉虚浮,舌淡无苔,且有皱裂。治以大补气血,解毒消瘀之剂:黄芪120,当归30,白术30,生山药30,生地30,重楼30,乳香9,投药9,香附12,僵蚕15,蜈蚣3条。每日1剂。服药后,溃疡逐渐收敛乃至愈合,纳食渐增,面色红润,闭经两年有余,今已复潮。检查:疮口愈合平整,阳性体征完全消失。1981年随访,病愈四年无复发,己于19795月恢复工作。(见《上海中医药杂志》1982年第8)

[评析]本案症属邪盛正衰,气血亏虚,肝脾两伤,痰湿内蕴,毒邪炽盛。用扶正解毒之法,中药治疗六个多月。服药期间,未用任何西药及其他疗法。白花蛇舌草、黄芪用量在120,一为益气扶正,一为清热解毒,和营活血化瘀,蜈蚣走窜破瘀,解毒散结,每剂最大用量达10,未发生不良反应。(黄宣能)

巨肢症(静脉性血管瘤)

[病案]王某,,19岁。1976512日就诊。患者出生后,即发现左手背有一粒芝麻样大小的黑痣,至满月后手背逐渐肿胀,并蔓延至手指、前臂,且日益增大。近年来不仅肿胀迅速,并疼痛难忍,不能劳动。x片显示:“左前臂及手背血管瘤,尺骨中下段增粗,尺桡远端关节脱位。”院外会诊意见,认为已无法保留,拟予截肢治疗。就诊时见左上肢血管瘤,左前臂周径39厘米,左手背周径为23厘米,青筋暴露,手指肥大一倍。患肢疼痛,悬于胸前,伴头昏乏力,自汗,舌红,苔薄净,脉细弦。

[治则)清热化瘀,软坚消瘤。

[方药]紫丹参12,生牡蛎30,地龙9,丹皮9,赤芍12,红花6,泽兰12,王不留行12,炮山甲4.5,丝瓜络6,川芎6,地鳖虫4.5,威灵仙12克。1剂药煎3,2汁内服,3汁外熏。服药后患肢有轻松感,局部肿胀好转,脉舌同前。持续前方加桃仁12,水蛭粉1.5克(分吞)。续服42,患肢疼痛大减,活动亦较灵活,能稍做家务。舌红、苔薄净,脉小弦。坚守前方治疗。至19771月份起加用黄药子,2月份起水蛭粉用量加3(分吞),生牡蛎加至60克。此后症状继续好转,肿瘤渐消,活动尚可。19781月份复查,左前臂周径缩小至26厘米,左手背周径缩小至24厘米。先后服药200余剂,水蛭粉总量达2斤多,未发现任河副作用。患者避免了截肢,且恢复了劳动力,疗效满意,现仍在随访中。(见《上海中医药杂志》1981年第2)

[评析]静脉性血管瘤,多见于深层组织,致使患肢肿胀,而发展成为巨肢症。目前对此症尚无良好疗效。考《灵枢》即有“筋瘤”记载,明代薛立斋《外科枢要》中又有“筋瘤”、“血瘤”之说,其所述症状与本病颇为相似。薛并指出,病因由血分有热,气血凝滞,留而成瘤,治法可用凉血、活血之四物汤加丹皮等味。本病例以清热、软坚、化瘀而获效。水蛭功能破血逐瘀、散瘀破结,具有抗凝血作用,最好研粉口服,功较入煎为胜。(黄宣能)

湿疹样乳头癌(派杰氏病)

[病案]冯某,,30岁。1972726日初诊。一年前发现右乳头部位瘙痒,灼痛,有紫黑色血性分泌物溢出。约半年后,乳房变形,有一长形肿块,且日渐增大,乳晕部出现大小不一的点状新生病变,乳头内陷,萎缩,并有裂隙。最近肿块增大明显,身体显著消瘦,衰弱。某医院镜检血性分泌物,发现大量红细胞及少数中性白细胞和派杰氏细胞,诊为“湿疹样乳头癌(派杰氏病)”。因患者畏惧手术,要求中医治疗。刻见:精神萎靡,消瘦,身困乏力,饮食二便尚调,舌质淡白无苔,脉细弱无力。右乳下垂,乳腺肿块约21×6×5.5厘米,质硬不坚,不光滑,尚可活动,乳房肤色颇似橘皮,乳头内陷,萎缩,并有裂隙,裂缝内可见红色肉芽面,乳晕部微隆起,并见有大小点状之新生病灶,轻加挤压,可见乳头内溢出紫黑色血性分泌。

[治则]益气活血,开郁软坚。

[方药]生黄芪30,金银花30,全当归30,全瓜蒌50,柴胡20,炮山甲9,青皮9,陈皮9,粉甘草9克。5,每日1,3,空腹服下。局部治疗:大蟾蜍1,捣泥敷贴患处,用纱布包扎1,因易变臭,应注意及时更换,12,继用此法外敷。服10剂药后精神佳,面色红润,脉缓而有力,舌质淡红无苔,食量大增,乳晕部病灶消失,刺痒,灼痛消失,乳头血性分泌物不再溢出,肿块变软,未见明显缩小。处方:生黄芪60,全当归30,金银花30,全瓜蒌50,生牡蛎45,甲珠15,青皮12,粉甘草9克。5,隔日1,并用药同前。10天后复查,乳内肿块消去大半,乳头裂隙愈合,脉、舌无异常。上方去全瓜蒌,再服5,外用药同前。乳腺肿块消失,乳房基本复原,未见新生病灶,挤压乳头部不见紫黑色血性分泌物溢出。以后服五味异功散3,以善其后。追踪观察至1979,未见复发。(见《中医杂志》1980年第4)

[评析]乳癌多系气血郁结而成,故应益气活血,开郁软坚。外用蟾蜍清热解毒,消炎软坚。内外合医,收效满意。(马荫笃)

脊椎多发性神经纤维瘤

[病案]周某,,16岁。197720日就诊。自幼发现躯干、颈部有多处褐色色素斑,发育迟缓,智力较差。11岁时先后发现背部和右手掌有海绵状软性肿块,重压则痛,肿块内可摸到大小不等的硬结节。近来脊柱两侧及左侧面部常抽掣疼痛,每天约发作45,病况日渐加重,初潮未行。X线片示:腰脊生理弯度消失,前缘骨质明显残缺畸形,头颅骨回迹似见增加,蝶鞍床亦低平。右手掌片示:45掌骨远端受压变细,两骨间隙增大,边缘略呈弧形压迹。诊断为脊柱多发性神经纤维瘤。经用各种西药治疗,症状未得缓解。苔淡白边缘有瘀斑,脉弦细。

[治则]拟行气活血,佐以补肾,兼化顽痰。

[方药]丹参15,当归10,赤芍10,白芍10,茺蔚子10,川芎6,川断15,制香附10,玄胡索10,泽兰叶10,制狗脊15,控涎丹1.5(分两次饭后吞服)。上方连服二月余,掣痛减至每周34,肿块内小结节缩小,初潮己临。药已中病,再宗前法,加重补肾之品,缓缓图效。方药:丹参10,当归10,炒白芍10,制香附10,玄胡索10,茯苓10,陈皮10,川芎6,桑寄生15,川断15,制狗脊15,控涎丹1.5(分两次饭后吞)。此方连服五个月,腰及左面部掣痛巳减至每周12,肿块缩小,且未再发现新肿块,月经能按时来。嘱其间断服药以巩固疗效。于1979318日随访,症状稳定。(见《上海中医药杂志》1981年第3)

[评析]本案症属先天不足,邪气乘虚袭之,气血失和,致血瘀气滞,痰凝成症,瘤成骨残;任脉未通,冲脉不盛,故天癸不至,发育迟缓。气行则血行,气滞则血瘀,瘀滞不通,不痛则痛,故面及腰背部抽掣作痛。根据《内经》“肾主骨”、“肾生骨髓”、“腰为肾府,脑为髓海”的理论,该病之本在肾,其标在气、血与痰。骨的病变,智力减退,皆责之于肾,肿块的形成,经络的抽痛,皆责之于气、血与痰。肾为先天之本,血海不满,任脉不通,则初潮不至。仅经七个月的治疗,x线复查,骨质病变未获改变,但临床症状明显好转。(黄宣能)

造釉细胞瘤

[病案]周某,,9,1977年7月10初诊患者于一月被人撞倒,开始感左下颌微痛,但未予重视及治疗。后去医院捡查,局部无红肿热痛,仅对症处理,家长不放心,又到另外医院去就诊,x线摄片,诊断左下颌骨造釉细胞瘤,并建议手术,家长不愿手术,请中医诊治,舌红、苔微黄,脉细微数

[治则]清热养阴,解毒化瘀。

[方药]元参15,银花15,连翘9,蛇皮9,露蜂房9,沙参15,石斛15,紫地丁15,当归9,红花9,甘草3克。并外用雄黄散(雄黄9,生姜2,将生姜挖洞,放入雄黄,由黄焙焦后共为细粉),每次0.60.9,贴敷患处。上方服20剂后,左下颌微肿已完全消退,X线摄片下颌骨骨质破坏已大为好转。在滋阴清热基础上加软坚化瘀药,方用生地15,熟地15,沙参15,银花15,炒山甲9,紫地丁15,当归9,红花9,白商陆9克。外用鲜鲫鱼肉30,鲜山药30,麝香0.6,共捣如泥贴患处。服药30剂后即将上方去红花加龟版,3天服1,连服20,并停用外用药。此时X线摄片示左下颌骨骨质正常。为巩固疗效,给予补肾散结、行瘀通络以调理善后。(见《新中医》1978年第6)

[评析]造釉细胞瘤属骨瘤的范畴,在我国少见,好发年龄为2040,治疗多以手术为宜。本病为热邪化火,火郁为毒损伤骨络使气滞血瘀,阴邪阳毒互结发为瘤核。初起失治,瘤核侵蚀骨质,真阴随之被耗,真阳无以所存,久之阴阳俱虚,而阳为动力,阳气不足,动力不足,故虽瘀阻结聚而不发热,不红肿。因而在治疗时清热养阴,解毒化瘀,软坚散结,标本兼治而达到治愈的目的,(李祥云)

骨纤维瘤(骨槽风)

[病案]蔡某,,6岁。1965519日就诊。右侧下颌部肿胀四个多月,家长代诉:1965年初发现右侧下颌部肿胀,局部有肿块如黑枣大小,不痛、不痒、不红,质地坚硬,同年4月去某口腔医院检查,病理报告为“骨小梁有新生,见类骨质及成骨细胞,骨髓腔为纤维组织增生,细胞较规则。部分结缔组织中有炎症细胞浸润。”诊为右下颌骨骨纤维痼,建议手术。病家不愿手术而求中医诊治。初诊时,患儿右侧面部肿胀,肤色正常,可扪及一肿物约5×4.5厘米大小,质地坚硬,不活动,无压痛。X线检查:“右下颌骨体部可见骨皮质呈局限性隆起,边缘呈弧形,向右下方隆凸,其中骨质结构较紊乱,密度稍低而不均匀,分隔显示不清,该肿物阴影轮廓尚清楚。”患者消瘦,苔薄,脉细。

[治则]填补肾精。

[方药]先服大龟丸:乌龟1(500克左右),雄黄15,胡椒9,穿山甲9克。上三药共为细末,将药末放入龟腹内,盐泥严封,火煅存性后去泥,研细末,水泛丸如梧桐子大,每次35,日服2次。继服三胶丸:熟地240,山药120,山萸肉120,茯苓90,丹皮90,泽泻90,鹿角胶30,鳖甲胶30,龟版胶30,共为细末,以蜜泛丸7克重,早晚各服1丸。服药后,患儿体质逐渐强壮,舌苔薄,局部病变短期内未见明显变化。19665x线复查:“骨质病变区明显好转,局限性骨隆起逐步消退,骨皮质稍光整,骨纹理较前清楚、规则,密度较均匀。”仍继续内服大龟丸及三胶丸。19685月再次x线复查:“局限性骨质隆起已明显消退,局部边缘光滑,骨纹理清楚。”乃停药观察。1975X线复查正常,1980年9月8患者又来复查一次,X线检查未见明显异常。1991年身体健康,为壮劳动力。(见《中医杂志》1981年第9)

[评析]本案多为先天不足,骨失濡养所致。方用大龟丸,该方为《外科启玄》方。方中乌龟为君,乃滋补肾阴佳品,穿山甲软坚散结,胡椒既辛窜又可散寒温通,雄黄解毒。三胶丸为六味地黄丸加味而成,六味滋补肾阴,加上三胶血肉有情之品以填精补髓。患者坚持服药,终于痊愈。(马荫笃)

骨肉瘤

[病案]许某,,11,1974年11月4就诊患者在二个月前发现右大腿下部疼痛并逐日加重,之后又摔了跤,从此活动受限,疼痛剧烈,不思饮食,尿清,下午发烧,经用多种抗生素治疗无效。经区医院、县医院拍片诊断为“骨肉瘤”,建议截肢,因家属不同意手术,找中医治疗。检查:重病容,面色苍白,形体消瘦,体温上午37.5,下午38℃左右。颈、股部淋巴结稍大。右股骨下1/3,漫肿无头,坚硬如石,肿胀部周径为45厘米,皮肤潮红,动则痛甚,不能转侧。心肺所见阴性,肝脾未触及。血沉102毫米/小时,舌质红,少苔,脉沉细数。

[治则]益气温经,活血祛湿。

[方药]生黄芪9(盐水拌抄),当归9,木瓜3,连翅3(去心),柴胡3,羌活1.5,肉桂1.5,生地9,黄柏1.5,牛蒡子3,升麻1.5,甘草1.5,土鳖虫6,血竭9克。服法:水煎服,加酒3克许为引,食前服。外用:荞面、生葱各半,捣粘敷患处,服药至197519日就诊时体质渐好,饮食增加,痛减,患处周径缩小至38厘米,能缓慢步行前来门诊,舌正常,脉细。继以前法治疗。前方加乳香1.5,陈皮3克。19751027日又诊,经前诊后每周间断服用上方2剂。每敷外用荮后患部常出现红色小丘疹,微痒感,乃邪外出之象。现肿物基本消失,下方仍有一杏子大坚硬物,无压痛,患腿周径为28厘米,与左腿同,血沉3毫米/小时,已能上学,并参加有关活动。为巩固疗效,配丸剂缓以图功。处方:生黄芪30(盐水拌炒),当归24,木瓜15,连翘9(去心),羌活9,肉桂9,生地24,丹参30,黄柏6,升麻6,麦芽18,乳香9,陈皮9,海藻30,生牡蛎30,柴胡9,土鳖虫18,血竭21,制成蜜丸,每丸重9克。早晚各一丸。1976416日诊:患者一切病情较前更好。白细胞4.9×109/L(4900/立方毫米),血红蛋白115/L(11.5%),血沉7毫米/小时。经1975年观察一年,肿瘤未见复发,一切活动正常。至1977412,经二年零五个月的临床观察,患者精神良好,已正常上学并参加各种活动。(见《新医药学杂志》1977年第7)

[评析]本病寒多热少,故以当归补血汤益气补血,佐以发散风寒温通之品,少用苦寒以清转化之热。寒邪凝滞经络,其妙在以酒为引,酒乃大辛大热之品,通行十二经络,病经同治,功效益彰。方中加用了活血破瘀药,故收到效果。(马荫笃)

恶性组织细胞增多症

[病案]沈某,,22岁。197634日入院。病起冬季劳累过度及反复受凉淋雨,嗣后发热、咳嗽十二天,黑粪三天,隐血(++++)。入院检查:体温39.5,脉搏104/,呼吸30/,血压12.0/6.7kPa(90/50毫米汞柱),咯痰咖啡色,皮下瘀斑,两肺满布干啰音,肝肋下2厘米,剑突下4厘米,质偏硬,肝区叩击痛(++),脾肋下2厘米,质偏硬,实验室:红细胞1.8×1012/L(180/立方毫米),血红蛋白55/L(5.5%),白细胞1.1×109L(1100/立方毫米),中性58%,淋巴36%,大单核6%,血小板30×109/L(3/立方毫米)(输血600毫升后),凝血时间5分钟,血液浓缩涂片2次均找到异常组织细胞。骨髓涂片:骨髓增生减低,片中见到较多异常细胞,并偶见多核巨细胞。尿、大便、肝功能、肾功能、胸部X线摄片等均表现异常。诊断为恶性组织细胞增多症。入院当晚即神志昏迷,时有谵语,臀部大片瘀斑,鼻流鲜血,黑粪2,腹部胀气,呼吸急促,血压8.0/6.7kPa(60/50毫米汞柱)。即予输鲜血,静滴抗生素、止血剂、激素,次日病情进一步恶化,连续大量出血,全身皮下广泛瘀斑,因白细胞低,未用化疗,乃以中药为主治疗,抗生素,止血剂同前,激素逐步递减,16日全部停用。中医根据发病季节,症状表现,舌红绛光剥,脉滑数,诊断为“春温症”。

[治则]凉血止血,清热解毒,佐以益气养阴。

[方药]水牛角30(先煎),生地30(鲜生地缺货),丹皮15,白芍12,生石膏30(先煎),知母9,黄芩9,象牙屑15,侧柏炭15,地榆炭15,北沙参24,鲜芦根30,鲜茅根30,生甘草3,皮尾参12(另煎代茶),上午灌服头汁后,下午便血、咯血即减少。次日再服1,便血明显减少,咯血止,血压14.6/8.0kPa(110/60毫米汞柱),神志有时清醒,舌苔焦黄,脉滑数洪大,重按较有力,续前方加银花24,蚤休24克。服2剂后,出血基本停止,血压稳定,肺部啰音消失,肝脾缩小,唯体温波动在3840.1℃之间。38日因服消炎痛25毫克后,全身大汗,体温骤降至37.4,但神志又转模糊,谵语,舌质淡白、苔焦黄乏津,脉滑数,重按无力,白细胞降至0.9×109/L(900/立方毫米)。此乃服消炎痛强令其汗,阴液大伤,阳气亦随之而泄,正不胜邪,邪毒乘虚内遏,虽邪实稽留,但以正虚为主,故以大剂扶正达邪外,并停用消炎痛。用皮尾参30(另煎),黄精30,北沙参30,生地30,水牛角30,蚤休30,麦冬15,玉竹15,天花粉15,仙灵脾20,白芍9,丹皮12,银花24,生甘草6,抗热牛黄散0.6()。另:再用鲜生地60,鲜石斛60,鲜芦根30,鲜茅根30克煎汤代茶,及西瓜汁频灌。连服3剂后,津液渐复,白细胞渐升,体温渐降,神渐清,微汗出,胸腹部见有大量白痦。此乃正气渐复,湿热外透之佳象。唯大便干结,一周未解,腹部胀气,舌苔白腐,并找到白色念珠菌。此乃应用抗生素较久,双重感染或过用养阴之品所致。湿热未清,胃浊上扰,改用芳香化浊,兼清余热法:茵陈15,藿香9,佩兰9,陈皮4.5,制半夏6,茯苓9,枳壳9,丹皮9,炒六曲9,白豆蔻24,全瓜蒌30,生苡仁12,通草4.5克。另七叶一枝花60(煎汤漱口)。服后大便得通,白腐渐化。继而又出现舌苔光剥质红,脉弦,自汗盗汗,腰膂酸楚。此属温热病后,肝肾阴虚,故再以益气养阴,调益肝肾之法,以善其后。出院后中药调治半年,肝脾均未扪及,多次复查血液浓缩涂片,均未找到异常组织细胞,一年后恢复劳动。19803月及19823月二次随访,血象及骨髓象均正常,健康情况良好,生存至今已六年。(见《上海中医药杂志》19829)

[评析]患者因于冬季劳累过度,数次淋雨受寒,至春季发病,故符合内经“冬伤于寒,春必病温”,“冬不藏精,春必病温”的论述。除采用大剂凉血止血,清热解毒外,始终不离益气养阴,而在气阴回复之时,再参入辛凉宣透,使伏邪从汗  而泄。随着病情的好转,其骨髓及血象中恶性组织细胞也消失。但激素对出血、发热等控制病情的演变,均未见效,而本病主要是中医辨证施治的作用。(黄宣能)

针灸、推拿、气功

握拳不开

[病案]张某,,26岁。19835月某日就诊。患者因生气后突然右手紧握拳不开,五指僵硬而痛,他人将其手指强行分开,随即又紧握,日夜固拳,病已五十余日,患者神志清晰,时有心烦郁闷,食少脘胀,情绪紧张,苔黄腻,脉弦。

[治则]行气疏风,能络镇痛。

[取穴]合谷穴行强刺激,手指当即分开,再用按摩手缓摇指节,半小时后手指屈伸自如,病愈。随访一年未复发。(见《山东中医杂志》1984年第3)

[评析]《内经》曰:“诸暴强直,皆属于风。”患者情志不畅,气机郁滞,肝生疏泄,故筋脉强直而拘挛。今用合谷穴治之,行气疏风,通络镇痛,肝水条达,筋脉得舒则病愈。(李祥云)

夜游症

[病案]雷某,,30岁。19751015日就诊。长期失眠,心烦不寐,全身胀痛,纳减。近三月来,每当熟睡后,起床跑到山上,而醒后一无所知。服药无效,反致头晕胸闷,口干不思饮,小便黄。左脉沉细数、右滑大。

[治则]降火化痰兼益肾精。

[取穴]针治泻膈俞,补三阴交,泻丰隆,灸关元。针后头晕减轻,舌面多津,全身舒适,梦游中止。再补大敦,针风市,灸关元,补足三里。三诊:睡佳,头晕腰酸减轻,饮食尚可,微腹满,口中如粘,溲黄便干。针泻阴陵泉,补承山、少府,太白,泻丰隆,支沟,补照海。连续针6次而愈。随访二年未发,(见《湖南医药杂志》1982年第5)

[评析]因痰火上扰神明而致夜游症,取关元、三阴交益阴精,降虚火,膈俞活血化瘀,配三阴交畅通血液,泻丰隆去痰火,取穴得当,故效果明显。(吕志连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